首頁| 新聞| 職業| 資源|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>>  400-801-9365 手機端

新聞詳情  

 首頁 公司新聞 觀軟件企業36氪的3000天旅程,看世間百態

觀軟件企業36氪的3000天旅程,看世間百態 發布時間:2019-11-11

讀招書的時候,我們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細節——36氪的資深內容報道軟件企業團隊一共有42個作者,約占36氪總人數的十一分之一。


瑞幸咖啡創始人錢治亞,42歲。


拼多多創始人黃錚,38歲。


趣頭條創始人譚思亮,38歲。


36氪創始人劉成城,31歲。


以上列出的,是最近一年來赴美上市的部分知名公司創始人及其年齡。在這份名單中,36氪和它的創始人劉成城都顯得有些不一樣——


當11月8日立冬這天,他遠在華爾街敲響納斯達克上市的鐘聲時,36氪也已經走過近9年。36氪在這些公司里歷史最“悠久”,但它創始人卻是最年輕的。上市首日破發,開盤下跌13.2%,報12.58美元。


這家科技媒體的起點,通常被認定在2010年12月8日。那時,黃錚剛從谷歌離職創業,錢治亞還在神州租車做運營,譚思亮輾轉在幾個互聯網公司擔任高管。還是學生的劉成城,開設了一個叫TC中文網的小網站,專門編譯美國科技博客TechCrunch的文章。


TechCrunch專門報道新興軟件企業和業態,這種模式在當時的中國還很新鮮。沒過多久,劉成城將TC中文網改名為36氪。氪在元素周期表排第36位,與之同名的“氪星”還是DC漫畫里超人的故鄉。


一個理工科男生+一個極客范的名字,36氪的故事從此開始。


目標中關村:部落的誕生與突圍

高中時代,劉成城就想過去北京、去中關村創業。不幸的是,他還沒來得及溜出學校,創業計劃就被老師撲滅在宿舍里。


2006年,劉成城考入了北京郵電大學。坐落在海淀區西土城路10號的“北郵”,距離中關村車程不過15分鐘。這個來自蘇北小城的18歲少年,終于一腳踩到中關村的門檻上。


兩年前的2004年,同樣從蘇北小城考到北京的年輕人劉強東,在中關村創辦了“京東多媒體網”,日后成為國內最大的自營電商平臺。更早的時候,他們的另一個江蘇老鄉,帶著10個人在中關村的一間傳達室中開始創業。這個人是柳傳志,公司的名字叫“聯想”。


“WISE·2016獨角獸峰會”上,劉成城對話“老鄉”柳傳志


北京的互聯網圈有不少來自江蘇的創業者,但劉成城母?!氨编]”的互聯網創業氛圍同樣濃厚。


這里,走出了百度創始“六劍客”之一的王嘯,軟件企業B站創始人徐逸,拉勾網創始人馬德龍......“北郵”不僅盛產通信行業工程師,也是IT創業者的搖籃。


北郵人+江蘇人,雙重的“創業基因”讓劉成城加速“不安分”起來。大一時,他就和幾個同學一起做了數碼產品團購網站Z-vip.com?!敖M織”最壯大的時候,他們的足跡遍布北京7所高校,因為業務量太大,劉成城和他的同學們甚至買了輛二手面包車專門送貨。


到了大二大三,劉成城頻繁閱讀TechCrunch。當時,這家科技博客只有創始人麥克·阿靈頓一個作者,月瀏覽量能有900萬,盈利也很可觀。


這給了劉成城很大的啟發,他也想創辦自己的科技博客。在劉成城讀大學這幾年,互聯網上發生的事情,開始對現實生活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。


2008年,騰訊和360的激烈戰事,讓整個社會開始反思科技巨頭“壟斷”的后果;2010年,喬布斯發布了劃時代的經典機型iPhone4,人們的手機使用習慣由此改變,移動互聯網浪潮也從那時漸漸涌起。


那段時間,國內對互聯網科技產業的報道還相當稀少,這里還是一片缺乏行業規則、報道規范的混沌地帶。早期的互聯網報道者、DoNews創始人劉韌,就因為360“黑稿事件”,被昔日的好友周鴻祎送進監獄,一待就是3年


一邊是飛速發展的科技互聯網軟件企業,一邊是科技報道內容的“蠻荒“和空白。面對巨大的發展空間,劉成城選擇“取一瓢飲”。那時的36氪幾乎只編譯國外互聯網產業資訊,向國內創業者介紹互聯網最新的業態和玩法,更像一個高度垂直的興趣部落,


大時代帶來的機會造就了36氪,敏銳的創業者們不會放棄這個發展窗口,一大批競爭者飛速前來填補空白——極客公園在2010成立,虎嗅、鈦媒體、品玩在2012年誕生……


這些后來者和36氪最大的不同在于,其創始人都來自傳統、老牌商業媒體,擁有強大的原創報道能力:極客公園的張鵬,曾任《IT經理世界》主編;虎嗅的李岷,曾是《中國企業家》執行總編;品玩的駱軼航,曾在《第一財經周刊》做主筆;鈦媒體創始人趙何娟的經歷最為豐富,她曾在《財新》《財經》長期從事時政和財經調查報道。


盡管是互聯網產業報道這條賽道的開創者,劉成城和他的“小部落”36氪,還是需要在出身“正規軍”的“友媒”包圍下,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。


錦秋家園,部落生長的好地方

從成立到現在,36氪先后在北京搬過6次家,有過7個辦公地點。在早期的不斷輾轉中,錦秋家園的那些日子經常被人們拿來回味。


知春路6號的居民小區錦秋家園真是個創業寶地。雖然不如3公里外、“孵化”了美團、快手等巨頭的華清嘉園那樣大名鼎鼎,除了36氪,這里也入駐過應用商店豌豆莢、跑步App樂動力等成功的互聯網企業。但知名度最高的,還是張一鳴在此創辦的今日頭條。


有段時間,36氪和今日頭條都在錦秋家園辦公,算得上真正的鄰居。但他們的緣分還不止于此。在今年10月發布的招股書中,36氪專門引用了2013年對今日頭條算法推薦模式的首發報道,借此證明自身善于發現優秀創業公司的能力。


這種能力,來源于“部落”初創期對國外互聯網創業資訊的“搬運”和編譯。36氪長期關注初創型科技企業,緊跟前沿科技產品的報道,當他們將視角從編譯國外資訊,轉向國內初創企業報道時,這種熟悉產品創新模式和玩法的優勢,迅速得到了回報。除了今日頭條,36氪還率先報道餓了么、ofo等一大批“新經濟”公司。


36氪在2013年對今日頭條的報道


網站上線不久后的2010年圣誕,劉成城在一次聚會中偶遇了北郵師兄、百度創始人之一的王嘯。劉成城給“大師兄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下一次見面,是王嘯主動約見的。在保福寺橋南的一家韓國烤肉,兩個人聊“high”了。王嘯直接問劉成城,“能不能投你們一點錢?”


劉成城趕快回答“好啊,多少錢?”日后,劉成城向媒體回憶起這個場景時,只記得自己當時反應迅速,“像擔心對方反悔一樣”秒問秒答。


王嘯和他新成立的九合創投給了36氪100萬。第一筆30萬直接打到了劉成城的個人賬戶上。他跑到銀行查了一下,分文不少。劉成城讓柜員幫他取出來,一看,“好像還不夠填滿一個雙肩包啊”,于是,劉成城又讓柜員幫他存了回去。


那一年,劉成城23歲。后來,有媒體問“為什么科技博客成了36氪?”他的回答是:


投資人王嘯給了我們一筆錢,得找個容器來裝。


融資也讓36氪能夠更加專心地報道創業公司和新模式、新業態。在這段時間,36氪發掘了眾多優秀的互聯網創業早期項目,甚至有公司在日后成為比肩BAT的巨頭。


這也是36氪和其他資深記者創辦的科技媒體不一樣的地方:更加關注對象聚焦在初創公司和新模式,而不是僅僅關注頭部大公司的動向。


與此同時,36氪公開表示“說產品,不廢話,不發布新聞稿和軟文”。這意味著,在創業公司報道中,他們收不到一分錢廣告費,基本上是“用愛發電”。


雖然沒有營收,但這給36氪帶來了不錯的口碑。在錦秋家園等居民區辦公的36氪,也從一個只有4個人的愛好者式自留地,一步步變成活躍且個性鮮明的成熟“部落”。


在獲得第一筆融資半年后,知名投資機構經緯中國給36氪帶來了A輪融資,這次的金額高達數百萬美元。此后的3年間,經緯中國先后給36氪帶來了B、C、D輪融資,并且給了36氪更多、更深遠的影響。


走上創業大街,部落漸行漸遠

2014年,“全民創業,大眾創新”的口號,從達沃斯論壇一直傳向全國。這年4月,36氪也正式搬進了位于海淀區的中關村創業大街。


36氪精心布置了這個家:他們在休息區安裝了高低床和沙發,在陽臺布置了遮陽傘和桌椅,還有北歐風格的燈具和隨處可見的綠植,甚至還布置了可以洗澡的淋浴間......一切看起來都比以前輾轉在居民區中更加精致,也更像一個“正規”的公司了。


與此同時,36氪推出了共享辦公品牌“氪空間”,免費供創業公司入駐,還會幫助創業公司提供融資支持?!半纯臻g”的裝修風格和36氪自家的辦公區一樣現代化,便捷的企業服務給入駐方提供了不少便利。


這也正好契合了當年全國性的“全民創業,大眾創新”浪潮,36氪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榮譽和支持。但此時的36氪,已經不是錦秋家園時的那個“部落”了


最明顯的表現是,36氪開始有廣告了。劉成城在2014年的一次采訪中透露,36氪雖然還沒盈利,但靠廣告業務基本可以實現收支平衡。


36氪的業務也在多元化。早在2013年,36氪就上線了創業服務平臺“36氪+”,通過提供尋求融資、尋求報道和創業項目數據庫等服務模式,為創業企業服務。


2015年6月,36氪推出了“互聯網非公開股權融資平臺”,外界一般稱之為“股權眾籌”。也就是說,在這個平臺上,符合條件的投資者(一般是資產30萬人民幣以上)可以直接投資初創公司。


拿著幾十萬,就有機會投資未來可能成為BAT的公司,成為他們最早的股東。這樣的誘惑引來了不少投資者。36氪在一年內上線了54個項目,累計融資5億人民幣。


后來,股權眾籌被36氪早期作者柳胖胖稱為“36氪成立以后做過的最激進最冒險的業務?!?016年6月,鈦媒體爆出36氪股權眾籌的項目“宏力能源”涉嫌欺詐,“定向增發”變成了“老股轉讓”,項目路演宣傳的高額回報變成了巨額虧損......


從中關村到華爾街,36氪走過3000天 移動互聯網 第4張


軟件企業鈦媒體的報道中,一個投了200萬的投資者懊悔地說:“竟然會輕信36氪這些毛頭小子!我們這些老油條也是瞎了眼?!?,還有人說“36(氪)沒有了當初的激情和干勁?!?/p>


劉成城為此事寫了公開信《做對的事情,超越成敗之上》,承認了36氪的責任,“無論是在風控環節,還是在融資推介環節,以及和投資人的溝通機制、信息披露等方面,都還做得遠遠不夠?!?/p>


一個月后,36氪迎來了更大的變化——最核心的媒體業務被拆分出來獨立運營,與此同時,來自經緯中國的馮大剛加入36氪,并擔任拆分后媒體業務負責人。


馮大剛也是一個和趙何娟、駱軼航等知名記者同樣“重量級”的媒體人,曾是《第一財經周刊》的聯合創始人、二把手。在此之前,馮大剛還邀請時任《第一財經周刊》主筆楊軒加入36氪,負責組建特稿部(后為深度部)。


2016年10月,深度欄目《深氪》發表了楊軒編輯的第一篇報道《關于加班、失眠、抑郁和創造力》。這個欄目延續至今,《賈躍亭更難的一百天》《人到中年,職場半坡》《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》等報道,連續三年先后獲評金字節獎最佳調查報道、最佳特寫和行業報道獎項。深度類稿件,也從此成為36氪在創投資訊之外新的內容支撐點。


馮大剛還挖來了《第一財經周刊》總編李洋,《人物》前副主編張卓前來擔任助理總裁,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,為36氪打造了一個堪稱豪華的內容團隊。


部落的影子在36氪身上逐漸消失了。從內容上看,它已經和虎嗅、鈦媒體沒有什么明顯區別。大家都會關注造手機的羅永浩、搞共享單車的戴威和胡煒煒,也報道喜歡唱、跳、rap的蔡徐坤。曾經個性迥異的互聯網創投媒體,正在變得越來越像。


駿豪,會是36氪的新起點嗎?

新的媒體業務總裁馮大剛經常提起一個概念——“AURP”值,即每用戶貢獻收入平均值。在此之前,媒體更喜歡用“CPM”(覆蓋一定規模用戶的成本)概念進行核算。這是因為媒體主要收入來源是廣告,特別是互聯網媒體,用戶行為(訂閱等等)帶來的收入幾乎可以忽略。


強調“用戶貢獻收入”的新總裁,讓36氪開始朝著面向用戶尋求價值回報的路徑發展。逐鹿網創始人闌夕認為,這在實質上是“把內容轉化為商品,把讀者轉化為消費者”。


知識付費火熱的2017年,36氪上線了它的第一個知識付費欄目“開氪”,打造互聯網創投行業精品課程。面向普通讀者的線下活動也多了起來:連續舉辦的MTA天漠音樂節,2017年9月的“沒想到樂園”,2019年4月的“沒想到明日城”......


2019年4月,36氪又搬家了。他們離開了中關村,搬到了朝陽公園旁邊的北京地標“駿豪”大廈。這棟從上到下覆蓋著純黑色的玻璃的5A級寫字樓,承載著眾多打造了商業帝國的世界500強公司。


36氪的上市夢,也在這里漸漸成型。


從創投資訊起步,36氪的業務版圖擴展到今天的三大條線:最核心的媒體業務,共享辦公氪空間,以及面向投資機構的金融數據服務平臺“鯨準”。


從中關村到華爾街,36氪走過3000天 移動互聯網 第5張


36氪業務介紹


2016年底,劉成城在訪談中告訴編者,“(我)最開始做媒體是想通過媒體帶來關注度和流量,然后做別的事情?!痹诿襟w業務相對穩定后,劉成城把更多精力用在了為投資者服務的氪空間等項目中,把媒體業務則交給了更專業的馮大剛。


2017年12月,獨立分拆一年多以后,36氪獲得了第一輪融資3個億,剛好是劉成城天使輪時的300倍。這時,劉成城的目標是上市:“在2016年、2017年連續兩年盈利的基礎上,也要考慮上市、回報股東的事了?!?/p>


創業6年后,他也早已不再是那個跑到銀行提出融資,只為了看一眼的“孩子氣”創始人。


2019年10月初,36氪向納斯達克遞交了招股書。最令人關注的,是36氪在招股書中披露的“營收答卷”:2017年營收1.2億,利潤近800萬;2018年營收2.99億,利潤4000多萬;但在2019年(前九個月),營收2億,虧損達到了4500多萬。


財經自媒體《藍媒匯》將今年的巨額虧損歸結于會計準則中計算方法的不同,“在美股上,屬于正常的財務操作”。不過,“邊虧損邊上市”也屬于中國企業赴美IPO的“常規操作”。


招股書中的兩個細節同樣引人關注——2019年前9個月,36氪的廣告收入頭一次被企業服務收入超越,企業服務帶來的收入,已經占據了36氪營收的半壁江山。從“創投媒體”到“新商業公司”,營收動能的轉化,也讓這個轉型故事更加讓投資者信服。


另外一個細節是,36氪的“專業內部內容創作團隊”一共有60人,其中,“經驗豐富的作者”有42位。


這個比例,不到36氪雇員總數的十分之一。


在招股書中的“風險提示”部分,就有一條和這42個人緊密相關:如果我們不能留住或雇用高素質的內部作家和編輯,我們的業務就會受到影響


36氪還列出了另外的40多項與公司經營有關的風險提示,主要還包括以下這些——


我們不能保證我們能夠維持我們迄今所經歷的增長率。


我們面臨著在迅速發展的新經濟部門運作所帶來的風險。


我們與第三方平臺的關系可能會影響我們的業務、前景和財務業績。


每一條風險背后,都是對36氪、馮大剛和劉成城的新挑戰。創辦軟件企業36氪之前,劉成城喜歡讀《中國的新革命》,它講的是1980至2006年這二十多年間,中關村IT創業者在風起云涌、波瀾壯闊的時代變遷中,從無到有、直到影響整個社會的奮斗史。


這本書還有個副標題——從中關村到中國社會。2019年11月8日,從劉成城和馮大剛在納斯達克敲響鐘聲的那一刻起,屬于他們的中國科技商業社會“新革命”也開啟了新篇章。

本文由上海藍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www.iizasoft.com)提供,轉載請注明出處,謝謝!

營業執照注冊號:[310114002390097]  藍友國內有實力的軟件開發定制公司專注于上海軟件定制、軟件外包、上海軟件開發、管理軟件/管理系統開發、微信開發、小程序開發    滬ICP備案號:[滬ICP備11049975號-8]      投訴電話:153 1687 6263

ONLINE SERVICES

咨詢電話
400-801-9365
在線客服
服務時間
9:00 - 24:00